南通范氏诗文世家研究丛书

发布时间: 2018-03-01 阅读人数: 31

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


一、《逸笔清风万古垂——南通范氏世家诗文研究》

该论文集主要从范氏诗文世家的现代意义、范氏诗文世家发展的几个时期、精英文化圈构建、范氏诗文世家的诗学渊源四个方面对南通范氏诗文世家的文化谱系条分缕析,梳理了南通范氏诗文世家的家族谱系以及范氏家族历代成员的师友、姻亲关系和文学交往。在此基础上考察南通范氏诗文世家的文献观念、文学主张和文学创作,以选取范氏诗文世家的高峰范凤翼、范伯子等人的文学创作作为研究的重点,对他们的文学成就进行个案研究。

二、《家山旧业藏春雪——范曾研究论稿》

范曾先生博大精深,若高山景行,故士多向往,海内外嘉议者不乏其人,赞誉之声此起彼伏,评论文章很多。我们从众多有关论述范曾先生的文章选辑了具有代表性的部分作品,编为四类,以期窥见范曾先生学术之一斑:一、名家序跋,二、范曾艺术创作研究,三、范曾文史创作研究,四、范曾文艺思想研究。

三、《独树一帜非羞颜——范伯子诗学体系论略》

在南通范氏诗文传家的庭训及刘熙载高屋建瓴的导引下,范伯子在与“桐城派”、“湘乡派”、“同光体”等“姻亲”、“师承”关系中建构起更为密切的联系,其诗学理念在互相予夺、互相借鉴下日益精进。范伯子作为晚清诗坛岿然灵光的翘楚人物,又兼有“搓摩日月昭群动,摺叠河山置太空”(《再与义门论文设譬一首》)的胸襟与器识,注定他不会一味乡愿式地推崇李、杜、苏、黄,当然更不会拘囿于“文学桐城,诗肖宋人”的牢笼与束缚。桐城姚惜抱和湘乡曾文正为晚清文坛天下景从的文坛司命,也是范伯子心摩手追、素怀敬仰的诗家宗主,其熔铸唐宋、兼收并蓄的诗文理念也不可避免的渗入到范伯子的诗学体系中。所以,无论从古典诗歌演进的规律性,还是从师承家学的一贯性来看,“文学桐城,诗肖宋人”只是对范伯子一种肤廓皮相的看法,也是有失偏颇的。

四、《帆迎旭日霞方起——范铠、范罕、姚倚云研究》

范当世、范钟、范铠合称“通州三范”,诗文唱和,声名远播。范伯子续娶桐城姚倚云为妻,也使得南通范氏诗文世家及其姻亲桐城姚氏组成了令人瞩目的“精英文化圈”。“通州三范”时期是南通范氏世家诗文的第二个繁盛期,范铠存世诗歌数量不多,但各体兼工,如被晚清著名学者吴汝纶评为“神来气来,豪健无敌”,也取得与“以布衣而名满天下”范伯子不遑多让的诗歌成就。

姚倚云则是沟通南通范氏和桐城姚氏的文化使者,其诗歌以范伯子去世为分水岭,诗歌显示了情感内涵的变迁,前半生侧重传统闺阁情趣,后期在社会变革和妇女解放思潮激荡下,带来审美视阈的开拓,赋予个体抒情丰富深沉的意蕴,诠释了南通范氏诗文世家的精神内涵,体现了近代女性文学由传统走向现代的过渡特点。

范罕是南通范氏诗文世家第十一代诗人的代表。他的成长中,既有家族诗学的熏陶,又有清末新学的碰击,他的诗歌水准伴随着羽翼的丰满、性格的成熟而渐入佳境,自成一家。他的诗歌,在内容上宽泛广博,涵盖儒、道、释等多重领域;在渊源中博采众长,深得世家、名家真传;在艺术层面以“奇”为最大的个性表现,具有才子的不羁,同时也具备一定思想深度。诗学理论著作《蜗牛舍说诗新语》,体现出时代的“通变”思想,既“通”在融贯中西的学术观念上,又“变”在独特新颖的自我见解中。